我會看著妳 by H

短篇小說「女人香」系列 小說

婚姻。

有時候我真的搞不懂,婚姻是我的避風港,還是扼殺我自由的監獄。但是對於正在幫老公亨利裝箱的我來說,他要出差的這幾天,無疑是一件好事。

因為這樣一來,我就可以享受一下,一個人的喜樂。

「三天對嗎?我都幫你放襯衫喔,反正你說沒有個人的時間…」我扯著喉嚨喊著,從更衣間到浴室裡的老公,要傳達一項訊息,需要不短的距離。

而,這不就是我們兩個人婚前一直希望的嗎?一間夠大的房子,一份自己的工作,兩份充裕的薪水……

老公沒有回應,過了十幾分鐘後,只見他悻悻然的從門外走進來寢室。沒有別的對話,亨利拿了平板電腦坐上了床,開了床頭燈,然後我幫他將行李箱裝好之後,我也上了床。

明明明天下班之後兩個人都不會回到家裡面,亨利對我不但不想「辦事」,甚至連一句話都沒說。

雖然……我的「出差」是假的。

早在兩個禮拜前我就告訴了亨利明天我會有的行程,我不想承認刻意將這幾天晚上空出來,是因為一個月前認識了客戶柯林,是因為我發現柯林對我的好感可能會衍生出甚麼,是因為我對這段婚姻沒了熱情。

不想承認的原因在於,我認為,這不是單方面的問題,亨利,也得負起責任。相對於現在夫妻兩人各自轉過身的雙人床上,我想起剛結婚的時候,我們幾乎每天急著回家炒飯的火熱。

「…妳千萬不要做壞事,因為…我會…看著妳……」每次做完事之後,我躺在了亨利胸懷時,亨利就會講這樣的話,比著電影裡面的手勢,這讓當時的我好興奮。

沒想到才過了三年……

第二天早上,亨利先出門。他提起了昨天晚上我幫他打包的行李箱,正打算走出門口的時候,回過頭問了我一句。

「米蘭達,妳也是三天出差對嗎?」他說。

「對…今天晚上下班後我就直接到機場了…」

「Okay…」亨利確認過後,上了計程車,離開了我的視線。

不知怎地,我的心中先是一陣罪惡,接著卻衝出了一股快感。如果順利的話,搞不好,今天晚上我可以帶柯林回來家中。

持續上了八九個小時的班,我如預期般的在下班時間等到了柯林的車,如計畫般的到餐廳吃了飯,柯林不令人訝異的說出了邀約。

「晚上想去哪裡?」柯林的眼裡帶著極度挑逗的眼光,那是我從亨利身上,早就遺忘掉的感覺。

「要不要…去我家…?」我不假思索地。

一回到家裡,柯林迫不及待的走到我家廚房拿出了威士忌。對於男人來說,好像酒精多一些,他們會比較容易說服自己做壞事。

「妳老公不在?」柯林說。

我並不想回答這句話,因為提到老公兩個字,總是會令我有罪惡感。於是我放下了酒杯,走近了柯林。柯林將雙手輕輕地放在我的大腿兩側,上下的移動著,他的手並沒有很緊實的碰在我的肌膚上,但是這卻讓我的情慾更加高漲。

我將手覆蓋住柯林的手,然後帶著他走進了房間-那原本應該是我和亨利專屬的空間,但現在,我卻帶了別的男人走進來。

柯林隨著我,上了床,緩緩的解開了自己襯衫的扣子,正打算褪掉上半身的衣服時,我的耳朵,像是聽到了甚麼聲音,整個人的神經忽然緊蹦。

「噓。」我用手指暗示柯林不要發出聲音,這時候果然更清楚的聽到了從門口傳來的細微聲響。

「喀擦…」剛才進門後上了鎖的地方,又被鑰匙打開了。毫無疑問的,這個家除了我之外,就只有另外一個人有鑰匙。

「你家沒人呀?」我聽到了從門口處傳來女人的聲音。

「出差去了…米蘭達出差去了…」我不可能認不出來,那是亨利的聲音,聲音中帶著極度的愉悅。

我急了,四處張望。最後趕緊打開了衣櫥,要柯林躲進去,接著我自己也跟著塞進了這個當初我在室內裝潢時,堅持要夠大空間的衣櫃。

「反正要坐夜車時間還沒到,可以先休息一會兒…」亨利說的輕鬆,躲在衣櫥內的我可不覺得這是他真正的意圖。

「好呀…」這時候我從女子的聲音漸漸地可以判斷,這個女人是誰,我是否聽過。如果沒錯的話,那應該是亨利的秘書,一個叫作雀兒喜的女生。

兩個人在客廳坐了下來,亨利不但沒有覺得桌上放的威士忌有問題,反而就拿出了杯子,和雀兒喜喝了起來。

這可把我和柯林給憋壞了。

「我可以參觀一下你們的房間嗎?」雀兒喜在酒精的催化下,說出了令我心頭一凜的話。亨利,你可千萬不要答應,這可是屬於我們的私密空……

「好呀…」……我無言……

當雀兒喜走進我的房間,並且坐在我的床上時,我真的快要氣爆了。更令我火大的是,亨利竟然被她拉上了床,兩個人四目交投,雀兒喜更在這個時候,用她的細手,搭上了亨利的胸膛,上下的蹭著。

連我在衣櫥裡面,我都可以聽到亨利加快的喘息聲。我非常的不悅。就在兩個人調情到了快要接吻的地步時,一旁的柯林可能是因為維持同一個姿勢太久,不小心撞到了衣櫥。雖然只是微微的聲響,卻適時的阻止了亨利他們的動作。

我透過衣櫥的細縫,看見亨利愣了一下,接著他抬起頭,看到了床頭櫃上我和他的合照,他咬了一下嘴唇,從床上站起了身。

「我們走吧…」亨利像是想到了甚麼似的,他的眼神看著衣櫃我所躲藏的地方,先前的情慾,一掃而空,回到了平時理智的他。

「不是還有時間…?」雀兒喜雖不明就裡,但是看著亨利的態度,她也不便多說甚麼。沒多久,我聽到了門關起的聲音,我知道,亨利已經帶著雀兒喜離開,只不過,我並不知道他們之後的行蹤。

「…如果妳不想繼續,我可以了解……」柯林從衣櫃走出來之後,鬆了鬆筋骨之後如是說。

「………」我沒有回答。

第二天一大早,柯林從大門口走出去之後,躲在門後的亨利,出現了在我面前。我沒有半點驚訝。

「…昨天晚上要離開的時候,我就看到門口多了一雙男鞋…」亨利說。

「我知道你看到我了…他只是太晚沒有車回去,我讓他在客房住了一晚…」我說。

「…我是帶雀兒喜回來制止妳的行為……」亨利依舊冷靜。我點著頭,不想戳破什麼,就像他不知道我和柯林到底有沒有發生甚麼,我也不知道後來他和雀兒喜的事情……

你也許會喜歡

無留言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