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作家H的兩性見解

作家H:我知道很難,但可否不要讓妳的欲望說服妳的愛情呢?

作家H:我知道很難,但可否不要讓妳的欲望說服妳的愛情呢?

作家H的兩性見解

去學校演講的時候,不少學生會問我一個每個時代都會被提到的問題。 「請問,愛一個人好,還是被一個人愛好?」在面對年輕人的時候,關於這個問題,我總會說得很多,好似不同狀況有不同解答,或許是因為我心中暗自認定,這個年紀,並無法真的體會愛情。然而在我內心,我自己是有一個堅持的答案。 那就是,愛一個人,才好。 或者,我應該把這句話改寫一下。應該說,「愛一個人,對我而言,才是愛」。被一個人愛,那不算愛,那叫 […]…

繼續閱讀

作家H:愛情接力賽中,妳挑選誰跑最後一棒?

作家H:愛情接力賽中,妳挑選誰跑最後一棒?

作家H的兩性見解

相信大家在讀小學或是國高中的時候,都參加過運動會。運動會的項目裡面,除了拔河需要全班的高度合作之外,另外一個令人印象最深的合作項目,大概就是大隊接力賽了!從班上挑選出跑得最快的十幾或是二十人,然後開始排棒次。排棒次是一門學問,通常最重要的兩個人應該是第一棒和最後一棒,因為一開始必須拔得頭籌,而最後一棒則需要有逆轉的實力。所以這兩個人選,至關重要。 在妳人生的愛情裡面,初戀和最後一段戀愛,也是一樣 […]…

繼續閱讀

作家H:善用曖昧的氛圍,幫助兩性進入下一個階段。

作家H:善用曖昧的氛圍,幫助兩性進入下一個階段。

作家H的兩性見解

前一陣子去幫「paktor拍拖約會吧」實體交友的公司會員,進行課程講座。說的是第一次約會的心態以及如何塑造自己的形象還有談吐,總之就是要針對約會做從內至外的一連串改造就是。雖然我面對的會員都是男性會員,然而在我講課的過程裡面,我回想起自己有過的經驗,發現其實女生利用我講的方法,可能比男生更來的有用。 因為在會員當中,有部分人士已經有過約會經驗,因此他們更好奇的,除了第一次約會的準備之外,他們更不 […]…

繼續閱讀

作家H:很多時候,愛情裡的溫柔,反而才是一種殘酷!

作家H:很多時候,愛情裡的溫柔,反而才是一種殘酷!

作家H的兩性見解

有讀者來信問我一種狀況。 她和前男友分手,雖然已經明確表明自己對對方沒有意思了,但是對方依舊抱持著信念,於是一邊想著當初交往時的美好,改進自己,一邊則是期待女方可以回頭。女方原本因為單身,也就只是保持沈默地在一旁看著,然而忽然間,女生認識了一個新對象,兩人迅速墮入愛河,這時候女方猶豫著,是否要正式地邀約這個前男友出來,兩人好好面對面談談,希望可以好聚好散,然而這份體貼,卻被現任男友視為一種自以為 […]…

繼續閱讀

作家H:如果妳的男人,可以給妳這件東西,那麼才足以證明他是愛妳的!

作家H:如果妳的男人,可以給妳這件東西,那麼才足以證明他是愛妳的!

致H 作家H的兩性見解

茫茫人海中,存在著各種男人。 總有女性朋友會問我,什麼樣的人才是真的,什麼東西才是足以證明,這個人是值得我愛的?!我必須看到什麼,才能知道這個人的真心!於是很多人開始設定條件在尋找自己的另一半。包括像是對方的長相如何,對方的收入多少,對方會不會照顧人,對方的嘴甜不甜,會不會哄自己,對方可不可以讓自己撒嬌等等⋯⋯但事實上,只有一件東西,對方拿得出來給妳,才是足以證明他是愛妳的,那麼,那個答案是什麼 […]…

繼續閱讀

作家H:什麼情況下,妳應該主動提出分手?

作家H:什麼情況下,妳應該主動提出分手?

作家H的兩性見解

每個禮拜回覆數十個感情問題的同時,無形之中,我也漸漸地整理出,大部份女孩兒們會問的問題。最常看到的是,「我們分手了,但是我真的很喜歡他,請問要怎麼把他追回來?」再來就是「他劈腿了,我該不該離開他?」或者是,「這段婚姻已經走到一個盡頭,我是不是應該要離婚?」那麼究竟,在什麼情況下,我會鼓勵妳分手,而不是繼續維持下去呢?(當然,如果妳已經不愛對方了,這情況不在我討論範圍內,那是不用爭議就可以分手地) […]…

繼續閱讀

作家H:如何陪伴憂鬱症的另一半?

作家H:如何陪伴憂鬱症的另一半?

作家H的兩性見解

可能因為自己家裡人有憂鬱症輕生以及自己也因為進過精神病院的經歷,因此不乏有人寫信來詢問我,關於家裡的女兒,或者是交往中的另一半罹患憂鬱症的時候應該怎麼辦,再加上前一陣子有公眾人物在討論憂鬱症與「不知足」這種心態的關聯,因此我認為有必要以過來人的身份來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心得。 我覺得在聊憂鬱症之前,可能要理解一件事情,那就是心理狀態會影響生理狀態這一點。我在好多年前剛出社會的時候,曾經進入過一間 […]…

繼續閱讀

作家H:用愛情的初衷照亮險途!

作家H:用愛情的初衷照亮險途!

作家H的兩性見解

前幾天收到一封網友來信,來信內容相當真實,閱讀起來卻也相當無奈。信裡面描述的是她當年與她的男友(也就是現在的丈夫)認識的經過。她提到他們在一個舞會裡面邂逅,當他出現的時候,她認為世界就像在瞬間亮起一片光明。他們在舞會當中並沒有太多交談,但是他的眼光總是停留在她臉頰的紅暈上,而她則是無法將目光從他性感的下巴移開。兩人互相留了家裡的電話號碼(沒有手機的時代),男人在電話前猶豫著是否要打電話約她,女孩 […]…

繼續閱讀

作家H:三個原因告訴妳,分手這件事情一直都沒有你想像中來得糟!

作家H:三個原因告訴妳,分手這件事情一直都沒有你想像中來得糟!

作家H的兩性見解

眾多的感情來信當中,有一大票的讀者會問關於「分手」這件事情影響到多少關於他們自己原本的生活,心情,工作,人際關係等等。大多數人對於「分手」都是持負面態度的,然而事實上,分手這事情的正面幫助比負面來得多太多了。 第一點。分手通常是結束妳長期不快樂的一個分水嶺。 話說,為什麼要分手,有一種原因是妳在這段關係裡感受不到快樂。可能因為付出沒有得到回報,可能對方沒有想像中來得忠誠,可能你們的價值觀永遠在衝 […]…

繼續閱讀

作家H:在有選項的前提下,他做了傷害妳的事!拜託,請妳承認,這男人對妳一點都不好!!

作家H:在有選項的前提下,他做了傷害妳的事!拜託,請妳承認,這男人對妳一點都不好!!

作家H的兩性見解

陸續地,頻繁地,經常性地,我會在各種不同的場合裡,認識不同年齡層,不同生活背景的女性,但我總是會聽到幾乎類似的故事! 有時候我常常懷疑自己是因為太了解人性,才會聽不進這些女生的故事!也常常懷疑是因為我太不了解女性,才會接受不了這些女生的遭遇。 案例一: 「我跟你說,我剛經歷過一個,我最愛的男人的愛情,為了他,我割腕自殺未遂,差點就死了,我放不下他,所以我又跟他復合,但他有他的路要走,所以最終,我 […]…

繼續閱讀